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梅的亲情小屋

亲情、友情、爱情,真情……

 
 
 

日志

 
 

关于“娃娃亲”的记忆  

2012-01-07 21:45:34|  分类: 往事历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小的时候,老家流行给孩子订“娃娃亲”,追究原因,大概是有男孩子的家庭为了占个好媳妇,有女孩子的家庭为了占个好女婿吧。订亲时,男方一般给女方二百多块钱的彩礼和几身衣服,然后,每年给女方一身或两身衣服,逢年过节,孩子互相到对方家去看节,顺便挣些礼钱。

一般来说,当孩子长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说媒的就会上门了,当然,也有的是两家大人处得较好,说笑间一句话就给孩子订了终身的。

我大姐和二姐订的“娃娃亲”都属于后一种情况。

大姐订婚时,我还小,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当时傻傻的,不知道大人忙忙碌碌地在干什么,却只见到家里的桌子上摆着许多崭新的布料,然后就看见大姐站在那些新布料前大声地哭,我在一旁羡慕地只流口水,一边斜眼看大姐,一边在心里想:有这么多新衣服穿,还要哭,要换了我,不高兴死才怪。

然后,在每年的麦罢(读PA)或者一些节日的时候,我们就总能见到被称为姐夫的男孩来到我家,给大姐送来一身衣料,这是一个十分腼腆的男孩,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他的模样了,却记住了他当时给我家挑水的样子,踉踉跄跄的,同时记住的还有不知是谁教会的几句顺口溜:XX(大姐夫的名字)担水不小心,洒了YY(大姐的小名)一袄襟……

可是,这个给大姐送了几年衣料,给我们家担了几年水的男孩最终没有成为我的大姐夫,在大姐考上大学的那一年,男方给我的父母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退婚,要么退学。当时男孩子已经辍学多年了。我的父亲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尽管在当时退婚是十分丢人的事情,但父亲说我不能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退婚的过程,我记不得了,好像大姐也流了泪,毕竟这在当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这时,我的二姐也订了婚,订婚的流程与大姐如出一辙,同样是大人来来往往地送彩礼,送衣物,二姐站在新布料前哭泣。已渐晓人事的我不再羡慕那些布料,而是兴灾乐祸地冲着二姐喊:羞,羞……母亲看见了,拿了把扫帚,把我轰到了大门外。

二姐的订婚史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年就夭折了,原因还是因为上学。男方辍学后要求二姐也停学,但同样被父亲拒绝了,于是,我们家再次遭遇了退婚。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与两家的婚事都没有成功,但却一点没有影响父母与那两家人的关系,他们还像原来一样地走动,来往。

接下来就是我了。

在我十五岁之前,我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于这方面的话题,这也让我心无旁鹜地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学习上(当然,上初二时,自己暗暗喜欢的男孩订婚的消息也曾让我一度颓废)。

记得很清楚,在初三毕业两个月前的一天,我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在饭桌上,母亲突然问了我一句话:你们班锋他奶让你给他家锋当媳妇哩,你愿意吗?一句话,羞得我饭也不吃了,起身就走。但从这句话上可以看出,经历了大姐和二姐退婚事件的父母,对于我的婚事已变得谨慎起来。

母亲所说的锋是坐在我后排一个男孩子,平时里,我们俩总爱打打闹闹,说话无拘无束,在学习上也是互相帮助。我知道,一定是锋让他的奶奶来提亲的。但是从那天起,我们俩再见面时忽然就羞涩起来,话也不多说了。

我经过慎重考虑,最后给了母亲一个回答:我们还小,以后再说吧。我知道我的回答很可能会伤了锋的自尊,但我真得不敢在未确定自己感情的情况下,用一纸婚约来束缚自己,因为未来的路真得还很长。

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娃娃亲”在我的家乡也已经销声匿迹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