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梅的亲情小屋

亲情、友情、爱情,真情……

 
 
 

日志

 
 

孤独的老屋  

2015-10-13 16:05:52|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把父母接到了城里,那曾充满温馨的老屋,就永远孤独而冷寂的留到了乡下。然而,那份淡淡的思念却是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于是,在这个国庆节,带着满心的歉疚,留下城市的浮躁,我们去看望驻在心底的老屋。

记忆中的老屋座落在村边,门前是一望无际的田地。站在门口,春的嫩绿、夏的金黄全都一览无余。而如今,那些承载了希望的土地上已不见丰收的踪影,更失去了瓜果桃李的清香。只有我的老屋兀立如故,在它的周围,一座座二层小楼拔地而起,与它们的巍峨相比,与它们的张扬相比,老屋,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愈发地显得消瘦,显得落寞。

推开那扇已经泛着锈迹的黑色铁门,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荒凉。曾经的芬芳满园,小脚的奶奶蹒跚着栽下的牡丹、菊花、夜来香已经遗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中,无处找寻。青砖铺就的院子里,布满了青苔,更有那不甘寂寞的杂草在砖缝间顽强的生长。那棵无数次为我们奉献过果实的梨树依然挺立着,粗壮的树干却已写满了沧桑。我轻轻地抚摸着它,回忆着童年时它带来的欢乐:春天,一树雪白的梨花尽情绽放,我们在花香中陶醉;夏天,浓厚的树荫下,我们享受着丝丝清凉;秋天,在那被压弯了腰身的枝头上随手摘下一个果实,便有满口的甘香……

踩着缤纷的落叶,我在老屋的每个角落里彷徨,儿时的许多记忆在步履间被弯腰捡拾。南屋顶炊烟袅袅,饭菜的香味飘飘拂拂,我们在奶奶慈爱的目光里狼吞虎咽;东屋里,我们为老黄牛铡草、喂食,把它当成亲人一样;北屋的阳光下,母亲为我梳妆;院子里,我们姐妹追逐着、嬉闹着,无暇的笑容惊艳了孩提的许多时光……

那几间北房曾经是父亲的骄傲,也是他前半生耗尽心血的杰作。当年的它就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村头傲然耸立,点燃了无数双艳羡的目光。而如今,经过了四十年的风吹日晒,它已显得破败不堪,当年粉刷得雪白的墙面斑驳陆离,油得通红的门窗也已暗淡无光了。

北屋的门虚掩着,走进去,里面依然是旧时的模样,一张八仙桌摆在正堂,四面的土墙上悬挂着许多或黑白或彩色的照片,这些照片渲染着一段段亲情,讲述着一个个故事,逝去的岁月在讲述中慢慢地流淌。

东面的套间里还是那张土炕。冬天,这里曾是老屋最温暖的地方,如同母亲的怀抱一样。在这张土炕上,我度过了懵懂的幼儿时期、憧憬的少年时期,这张土炕上,留下了我五彩斑澜的梦想。多少次,梦中醒来,看到的是母亲坐在炕头就着微弱的灯光为我们在缝补衣裳;多少次,一家人围坐在炕上,大人们说话,孩子们玩耍,四周弥漫着浓浓的亲情。而如今,土炕也老了,虽然它依然散出它特有的味道,但炕裙上父亲亲手绘制的炕围画已失去了当初的鲜亮,有几处甚至有泥土脱落的迹象。我心里一阵酸楚,为了曾给予我们的温暖,为了它曾陪我度过的时光,也为自己对它慢慢地遗忘。

12岁的小外甥自小在这里成长,刚来时他却茫然地睁着眼,四处打量着。后来,大约终于在记忆时寻到一点蛛丝马迹,便很欣喜地问我:姨姨,你还记得这里吗?我抚着他的头,笑着说:傻孩子,我从小在这里生活,在这里长大,这里是我永远的家呀,我怎么会忘记?

是的,这里才是我们永远的家, 虽然我们生活在城里,但在我们的心里,我们的根却在这里,只有回到这里,我们才是真正的回到了家。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