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梅的亲情小屋

亲情、友情、爱情,真情……

 
 
 

日志

 
 

宁高工  

2015-10-23 23:39:28|  分类: 红尘之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高工是从别的企业退休后聘到水泵厂的。那时他应该六十多岁了吧,身体很硬朗,个头很高,足有1米8。走路时腰板挺得很直,但因为步子迈得较小,而且脚抬得不高,所以给人的感觉好像是颤微微的,随时有可能摔倒。

  宁高工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也好热闹,因此来了以后,很快就和技术科的年轻人打成了一片,常和大家在一起说笑。宁高工说话时声音很大。这也许是由于他年纪大了,耳朵有点背,也总以为大家和他一样不大声说话就听不清。我当时在技术科档案室工作,两个办公室之间隔着一间房子,可说笑声却能穿过两堵墙隐隐传到我的耳朵里来。

  刚开始,我和宁高工并无交集,只是每天看着他穿着笔挺的米色风衣,迈着小碎步经过我的办公室,去技术科办公室上班。偶尔在楼道里碰见了,也只是很客气地点一下头。有一天,当我正趴在办公桌上写文章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我答应了一声:请进!却没有抬起头来——我以为是某位同事来取工艺表格的。这些表格就放在刚进门的书架上,他们拿了以后会简单地给我打声招呼就离去。可是,我听到的却是一个陌生而又客气的声音:小薛,你好!我惊异地抬起头来,看到宁高工站在我的办公桌前面带微笑地看着我,那双隐在宽边镜框后面的眼睛里含着热情。我赶紧站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宁高工,是您啊,有事吗?宁高工说:我把这本书送过来,存个档。我这才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本书。这是一本专业杂志,宁高工在上面发表了一篇论文,他在收到样刊后觉得有必要把它存放在档案室。

  从此以后,我便和宁高工逐渐熟悉起来,他会在上班路过时拐进来和我说几句话,也会在取资料时和我聊一会。他聊的最多的工作上的事。他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常给我讲一些专业知识。可惜那时的我,正沉缅于文学创作,整天用文字粉饰着自己的未来,所以对他的态度就如同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里的小酒保对孔乙己一样,既有不屑,又有厌烦。在现在看来,我是错过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宁高工虽然在厂里待得时间不长,大概也就两年时间吧,却有两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第一件事是他的棉布衬衫。宁高工平时的穿着很讲究,他春秋多穿风衣,冬天则是羽绒服里套身西服,但不管是风衣还是西服,都熨烫得平平整整。就连夏天的短袖都是如此。可是有一天,我们却发现,他穿了一件旧的,已经洗得看不出颜色的棉布衬衫。那时,穿棉布衣还不像现在,是一种时尚。那时的人们把穿棉布衣视为穷人,把摆脱棉布当成一件荣耀。所以,当我们看到宁高工穿着一件连农村人都不屑的棉布衬衫时,都很惊异。于是就有各种的猜测。有人说是订情物,有人说是荣誉的象征。在一个春意融融的日子里,宁高工给我们揭开了谜底:原来,这件衬衫是他上大学时,母亲专门给他缝制的。他在母亲去世后,就把衬衫精心收藏起来,只在每年母亲的祭日取出来穿几天。

  第二件事是车祸,而正是这件事的发生直接导致了宁高工离开了水泵厂。

  宁高工早上散步的习惯。每天早上五点钟,他就起床,然后沿着水门口的公路慢慢地走。尽管公路上的车辆不多,但为了安全起见,他总是走在公路旁的树道里。可就是这样,那天他还是被一辆卡车给撞倒了。原因是卡车司机开了一晚上夜车,困了,就打了盹,可就在上下眼皮合上的一瞬间,车就开到了树道里。用宁高工的话说来说就是“撵着撵着撞他哩”。宁高工住院后,我们去看他,他一条腿被撞断了,但却依然与大家说说笑笑。宁高工出院后,在家人的坚决要求下,辞了职,回老家修身养性去了。

  从此,宁高工便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可是他却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尤其是他的那件看出不颜色的棉布衬衫……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