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梅的亲情小屋

亲情、友情、爱情,真情……

 
 
 

日志

 
 

动车上碰见一位写诗的女人  

2017-11-06 22:55:07|  分类: 红尘之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动车出差,在车上碰见一位写诗的女人。
        女人是半路上来的。那是个大站,上车的比较多。在鱼贯而入的人流中,我注意到女人,是因为她身后那个半人高的双肩背包,不过,那背包似乎并不重,因为女人走得很轻松。就在我猜测那如山一样的背包里装着什么时,女人走到了我身边,看了一眼座位号,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票,然后把包从背后卸下,放在了座位上。
        女人站在座位前,手扶背包,扭转身子,仰头看行李架,显然是在为背包寻找一个安身之处。我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暗暗替她发愁。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只见她把背包挪到过道对面一个空座的靠背上,用一只手扶稳,两只脚互相踩住鞋后跟,脱掉鞋子,站到座椅上,双手一抬,庞然大物随即到了半空,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之后,安然就位。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干脆利索,看得我目瞪口呆。
        列车缓缓启动,几分钟的喧嚣之后,车厢内恢复了平静。我也从女人身上收回了视线,重新把目光投到小桌板上打开的书上,这是一本汪曾祺的小说集,带上它原本是为了打发一路的无聊,但直到现在,它依然保持着我刚从包里取出时的模样。
 
        我静静地看着书,渐渐地沉浸在了汪老先生优美的文字里,也忘记了身边的女人。可是,在我翻书的时候,却不经意地看见我的芳邻正在一张纸上写字。纸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笔则是老式的圆珠笔。女人没有把纸放在小桌板上写,而是藏在了桌板下,垫在一个黑色的坤式小包上,急速地写着,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自然不好意思扭头去看,只是用余光扫了一眼,但未及看清纸上的字,女人已经收起了纸和笔。
        女人把笔和纸放进了小包,坐直了身子,一动不动。几分钟后,她再次打开小包拿出纸笔,低下头又开始急速地写起来,我佯装看书,却偷偷地将目光斜了过去,只见纸上写着几行字,每一行是一句。可惜女人的字写得有些潦草,而我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看,因此只隐隐地读到“故乡”“徜徘”“烙印”几个字眼。
        如此,女人一定是在想诗了,我在心里想。这不免让我有些吃惊:在动车上,我居然碰到了一个写诗的女人。
        当女人再次把笔和纸放到小包里后,我终于忍不住转过头,打量起她来。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农村女人,黧黑的面庞上写着沧桑,朴素甚至有些粗劣的服饰似乎在诉说她生活的艰难。可是,许多年前,少年的她也和当年的我一样,爱上了文字,从此痴迷其中,不能自拔。尽管这种爱曾经让我们备受折磨,尽管种爱不能改变我们的生活,尽管这种爱让我们的心低到了尘埃,但却总难割舍。
        看着眼前的女人,我想起了余秀华,一个出生时就患脑瘫的女人,用诗歌装饰了自己的人生
;我想起了我的朋友G,一个有着孙少平一样经历的农村女人,用文字点缀着自己的生命……
        也许,这个女人有一天会成为第二个余秀华,也许不会,但我想,她在写下刚才的文字时,并没有想到这些,她只是想写,写下燃烧在心里那些诗句。 
        可能是我长时间的注目引起了女人的警觉,她侧过脸看我,我冲她笑了笑,女人也笑了。我们没有说话,也无须说话。 
        在这辆动车上,一个看书的我,一个写诗的她,在众多的低头族眼里可能都是异类。
        两个小时后,女人要下车了,她重新把那如山一样的背包背在了自己身后,缓缓地随着人流往前走。我在想,这个女人到这个城里来,是要去一个富裕的家庭做一名保姆,还是会到一个繁忙的工地当一名厨娘呢?但不管她做什么,我知道,她都不会感到寂寞,因为,有诗与她为伴。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