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中梅的亲情小屋

亲情、友情、爱情,真情……

 
 
 

日志

 
 

我的春节日记(一)  

2017-02-13 09:25:34|  分类: 闲情偶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春节的前一天,爱人送了我一个Ipad ,说是给我的新年礼物。平时我虽然也曾眼馋过别人拥有此物,但对于它的功能却是一窍不通,只知道它能上网,能上微信,能上QQ,当然还能玩开心消消乐。幸亏有儿子帮忙,才使我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简单的手游工具,而是了解了它的很多强大的功能,从而也了解了苹果公司的高科技并不是吹出来的。因家里电脑上网太慢,我已好久没有更新日志了,这对于以写文为乐的我来说真是一件痛苦的事,为了减少这种痛苦,我问儿子此物能不能写日志,儿子问在哪儿写,我说网易。儿子便给我下载了LOFTER,放在桌面。于是,我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便在上面写上几句,权当日记。陆陆续续写了十几。虽然写的都是平时的一些流水,但每次写完,都觉得心里很踏实,就像是完成了一件承诺。
正月初一记事
       已经是大年初二凌晨了,匆匆的,年就再一次被岁月抛到了身后。
       原来曾有过各种过年的方案,比如一家人去海南度假,比如开车去四川旅游,然而,当年的脚步抵至门口时,一切的计划对我来说,都成了墙上的画饼。
      于是依然在除夕之夜,匆匆地赶到婆家合家团圆。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因为侄媳妇的加入,家里由十个人变成了十一个人,饭桌也因此略显拥挤。而过年的欢乐,团圆的幸福却也因此愈加得浓厚。已过二十周岁的儿子也加入了喝酒族,与他热情的三爸频频碰杯。团圆的饭菜依然是我们妯娌三个在婆母的指挥下做的。年迈的婆母絮絮叨叨,话里话外透着满足与喜悦。
      守岁时打麻将自然是不可或缺的娱乐活动,我们三妯娌陪着婆母,在小叔子孝敬母亲的自动麻将桌上酣战至新年零时。已成为鸡肋的春晚在隔壁的房间的电视里热闹地演绎着,演员们依然 很卖力,试图用自己的努力给人们年夜饭送上一份大餐,可惜领情的却出乎不多。
      下午,吃完饭,在我的建议下,我们全家去kTV唱歌。其实我并不太会唱歌。去年曾有一次和同学去K歌,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唱了一首,一打分,20分,当时羞得恨不得找了地缝钻进去。提这个建议是因为儿子他们。因为天气寒冷,他们无处可去,显得很无聊。我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婆母自然是没去过的,在我们的鼓动下也欣然前往。
      三个小时的K歌,基本上是孩子们的表演时间,尤其是儿子,他简直就是一个麦霸,而且唱得相当不错,大大出乎我的的意料。演唱时,他双目微闭,面部表情随着歌曲内容不断变化,颇有歌手风范。另一个麦霸是小侄子,虽然他的演唱几乎等同于说唱词,但却乐此不疲,一首接一首。后来赶来的大侄子和媳妇也合作了几首,表现亦不俗。而小叔子与弟媳合唱的一曲《知心爱人》,更是把这场家庭演唱会推上了高潮。
                                              
                                              正月初二记事
      正月初二,按照全国各地的习俗,应该嫁出去的闺女携婿带子回娘家的日子,但在我们万荣县,这天却是传统的鬼节,不但嫁出去的女儿不得回娘家,而且一般是不能去别的亲戚家串门,除了三年内这个家有去世的亲人需要祭典。
      我们娘家虽然在万荣,但因父母已在运城居住多年,所以今天也就入乡随俗一回娘家。人们常说,娘在,兄弟姐妹们是一家人,娘不在了,兄弟姐妹们就成了亲戚。这话很实在,也很客观,母亲现住在城里二姐的家里,正因为有了她的居住,我们来到这里理直气壮,感觉就像那就是我们的娘家-有娘的家。
      与婆家兄弟众多不同,我的父母生了我们姐妹四个。我与大姐在运城,二姐在侯马,小妹在太原。今年春节,小妹一家四口赶了回来,因此,对于我们来说,今年是一个真正的团圆年。四家人,加上老妈,共十三口人,这样的大家庭,在原来的中国大地上比比皆是,但在以后会越来越少。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不但让中国在世界上失去了劳动力优势,也让很多的孩子尝到了孤独的滋味。
      到了老妈家,才知今天的日程安排是回村为父亲上坟,于是又匆匆前行,赶在12点之前回到村里。父亲的去世是我们姐妹四个心里永远的痛,无论何时提起,都会忍不住落泪。我多么想在过年时再为父亲送上两瓶好酒,可是已永远没有机会了。过年了,老爸您在那边还好吗? 与去年一样,李家大院在春节期间依然为游客准备了很多传统的表演节目,比如华阴老腔,比如踩高桥,比如抬阁等等。也许是由于天气寒冷的缘故,今年的游客似乎比去年要少很多,路两旁村民利用空地搭建的停车场都还有很多空位。
      即使如此,售票处却依然熙熙攘攘。按李家大院的游览规定,我们作为阎景村嫁出去的闺女,可以凭身份证换取门票,免费参观,但我们实在无法抵御隆冬的寒气,在大院门口看完了情景剧巜洋媳妇回婆家》的表演,就打道回城了。
      晚上,大外甥邀请我们继续卡拉O卡。

                                      正月初三记事
       昨天说了,在我的故乡万荣县,正月初二嫁出去的闺女是不许回娘家的,除非有去世的亲人需要祭典。闺女携婿带子省亲的日子自然也就顺延一日,改为正月初三。我们一般称为"走初三"。
      我已于昨日入乡随俗地回了娘家,按理说今日不应再去,但我家因没有男孩,所以也就无所谓这些讲究。早上还没起床,就有电话打过来,老妈叫过去吃饭。说实话,我是有心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的,卧在床上或躺在沙发上,看书或者追剧,饿了,简单地做些粥饭,添饱肚子即可,可我却无法拒绝亲情的召唤,只能前往。
      二姐用来招待我们的,是万荣传统的待客饭——耳朵饭。这是一种极具万荣特色面食,费时费力,也许好客们万荣人就是籍此来表达对客人们的尊重吧。
      简单介绍一下制作程序:先活好面,稍醒一会,用擀面杖擀成薄片,再切成一厘米见方的小面片,然后把面片们对角并在一齐捏成8字形,就可以了。当然还需要另备一份臊子,待“耳朵”煮熟后,浇在上面。虽然过程简单,但要把几千个甚至上万个小面片捏完却是极需要一定的耐心和定力的。
      吃完饭,大家商量去哪儿玩,主意出了十几个,最后决定就近,就去了东花园的大禹古镇。这个古镇其实是名不副实的,名字里面虽有个古字,却是去年才建起来的,说是镇,其实就是一条长不过一公里的街道,街道的两侧均建有古色古香的房子,房子里是各种小吃。我们于去年国庆节去了一次,人并不多,而且许多房子都空着。不过,今天情况要好得多,街上人来人往,各商家们生意似乎也不错,尤其是哪些臭豆腐、烤鱿鱼片的小吃,都有人排队购买。我们是吃了饭过去的,所以没有吃的欲望,只想饱饱眼福,倒是儿子和他的哥哥品尝了几种美味。
      等我们转完一圈,突然就变天了,冷风嗖嗖,寒气再次席卷全身,我们不得不改变出游的计划,打道回府。

                                     正月初四记事

      春节前就和老同学薛美女商量好要在今天回村去看望李兆吉老师,可是昨天突然接到小宋电话,说好两家今天中午一起吃饭。于是决定早去早回。
      早上不到六点我就起床了,梳洗打扮完毕,又做好早餐,叫醒昨晚在我家住宿的妹妹(这位老先生极厉害,明知道今天要早早出发,楞是看电视到凌晨五点),再去接上薛同学和要回村看望二姑妈的老妈,就驱车直奔故乡而去。
      我们先去了李老师所在的北薛村,正好二姑妈也在这个村,因此,我们兵分两路,老妈和妹妹去看姑妈,我和薛同学去春望李老师。
      尽管听说李老师九月份摔了一跤,颈椎出了问题,但在见到他时,我还是吃了一惊,他的脖子上套着一个叫颈托的玩意,头部上竖着几根铝管,乍一看,就象是原来的那种电视天线。为了固定这几根天线,李老师的头上被打了几个洞,用螺丝连接。我听了,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李老师简单给我们介绍了他摔跤的经过:在闺女家看孩子时,穿着拖鞋上台阶,不小心摔倒导致颈部受伤,在市医院做了手术。据医生说,他还算万幸,一般来说,像他这种摔倒的人很有立时丧命的可能。

      我们和李老师闲聊了会,因为薛同学娘家今天待客,她着急回家,我则在路上接到小宋孩子生病,饭局临时取消的通知, 但为了成全 薛同学,我们还是起身告辞了。 我把薛同学送回娘家,又在村里稍待片刻,娘仨就踏上了返程的路。 
      今天还是妹妹的生日,小时候家里穷,但在过生日时,母亲都会给我们煮一个鸡蛋。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美味,于是,过生日吃鸡蛋的传统成了我们家的传统。因此,我做早饭时,特地蒸了几个鸡蛋。大外甥和妹夫还分别为妹妹订制了生日蛋糕。

                                正月初五记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是正月初五了。记得小时候过年,初五之前是不准干活的,如果干了活将预示着这一年都是忙碌的一年,所以那时在过年前,母亲总要蒸好几瓮的馍馍,一定要保证吃到正月初五。我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从正月初一开始,人们除了做饭不可避免以外,其余任何事都可以置之不理,直到过了初五。不过,近些年,这些规矩已经很少有人遵守了,现在,即使是大年初一,依然有勤快的去地里干活。
       这一天,我们老家叫“破五”,早上和初一一样要吃饺子,要放鞭炮。
       我们的今天赶了两个饭局,中午去大伯哥家,晩上和朋友小宋一家。
       大伯哥自从几年前搬到运城,每年都要在家里宴请亲朋。大嫂是武汉人,也会做饭,每次都是七碟子八大碗弄一大堆。今年,家里新添新媳,更是心劲十足。等我们10点多赶过去,婆媳俩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我和弟媳都插不上手。侄媳是个好女孩,性格活泼开朗,为人豪爽大气,长得也漂亮,又很懂事,不由人不喜欢。尽管她在娘家娇生惯养,尽管她对做饭一窍不通,但现在大嫂的教诲下,认真地干着,毫无怨言,我们要帮忙,她一个劲阻拦,让我们到客厅里坐着。
       今天的客人除我们和小叔子一家人加上婆母,另外还有大嫂二姐一家,彼此都相熟的,因此场面极其热闹,97平米的房子里不时爆发出欢快的笑声,尤其是因为一对双胞胎孩子的加入,更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欢乐。
      饭一直吃了两个小时,主要是男士们在喝酒,喝得兴起,连主食都没吃,我们这一桌早早结束,却也只能静静等待。
      晚上和朋友小宋家一起去吃饭,吃的是铁锅炖鱼。铁锅是原来农村的那种大铁锅,燃具是用砖砌成的灶台,只不过没有风箱,而是抽灶,燃料是木头。服务员把我们选好的嗄鱼杀好洗净,不等完全死去就倒进锅里,因此,我们分明看到了鱼入锅后的痛苦挣扎,这多多少少让我们心生愧疚,老公问了一句:鱼心里在想什么呢?我答:人类好惨忍,小宋之子答:给我来个痛快的!
      我们的饭局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多钟才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